当你赚到很多钱时…
栏目:产品展示 发布时间:2019-05-02 02:22

  “你们太没有良心了,发了财就不顾员工的死活。”刘平告诉《法制周报》记者,迄今为止,湖南省衡阳市铭艺特种钢化玻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铭艺公司)已经停产两个月有余,上百名工人无事可做。

  目前,铭艺公司厂门口堵了成吨水泥,厂内电脑、空调甚至生产设备等悉数被破坏,而这些都是股东黄维平、蔡冬秋之间经济纠纷所致,蔡冬秋单方面阻止公司开工。

  湘潭大学兼职教授、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平凡指出,蔡冬秋的行为,已涉嫌破坏生产经营罪;同时,陈平凡提醒员工在解除劳动合同之前若相关利益得不到保障,可去劳动部门申请劳动仲裁。

  位于衡阳蒸湘区呆鹰岭镇中小企业工业园的铭艺公司是该镇的重点扶持企业,这个占地28亩、建筑面积超过千余平方米的公司,系湘南地区规模最大的特种玻璃厂。

  公司共有两名股东黄维平、蔡冬秋,从一家小作坊起步,经两人共同的努力,2012年公司销售收入已达五六千万。

  刘平是在2006年初加入铭艺公司,她从车间工人做起到公司副总经理,早已把公司当成了自己的家。而时至今日,刘平不再幻想企业还能做多大,迫在眉睫的是公司还能不能继续生产,百余名员工将何去何从。

  一家本来欣欣向荣的企业,为何突然会被迫停产停工呢?工友们的答案让人出乎意料:这竟然都是股东蔡冬秋所为。

  呆鹰岭镇副镇长欧阳孝买见证了这家公司的成长。“他俩因为利益分配产生了分歧。”欧阳孝买说,去年,他与当地领导也曾多次参与其间协调。

  但协调一直无果,今年正月初九,在铭艺公司新年开工之日,蔡冬秋堵住了公司大门,两股东间的人员发生了冲突。之后,事件进一步恶化,公司大门被堵,水、电被断,生产设备也被破坏。

  2012年,黄维平个人承包公司经营,发现此前共同经营期间公司账目存在较大出入,“按我的计算,蔡冬秋在共同经营期间,侵吞了近2000万元公司利润。”

  2013年年初,公司再度共同经营。而在此时,蔡冬秋提出要黄维平给自己2012年度承包费及工资。黄则提出要求先清算2006年至2011年的账目,再行支付,由此矛盾产生。

  记者几度拨打蔡冬秋电话、短信提出采访要求,均未回应。此前,蔡冬秋的妻子周扬美对媒体表示,丈夫阻工是因为黄维平不按时支付丈夫的工资,没有将2012年经营利益分配给股东。

  黄维平说,铭艺公司好比他和蔡冬秋的“儿子”,他希望他们间的纠纷,可以通过协调或者司法程序解决,“但不该强行阻工。”

  铭艺公司停产已两个月有余,欧阳孝买说,在这过程中,他介绍了一些愿意离开的工人到其他企业上班,但政府是否应维护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欧阳孝买表示:“实际操作有一些难度”。

  在欧阳孝买出示给记者的一份《关于铭艺玻璃公司情况说明》上,当地镇政府曾声明立场,“保证公司正常运转,对恶意破坏经济秩序的行为坚决打击。”

  湘潭大学兼职教授、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知名律师陈平凡指出,蔡冬秋的行为,已触犯了破坏生产经营罪: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涉嫌上述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

  对于员工维权,陈平凡认为,铭艺公司是私营企业,由企业自负盈亏,在没有股东申请的情况下,政府只能作为监管部门,不能直接插手公司内部事务,员工的问题受《劳动法》和《劳动合同法》等法律法规的调整,当公司属于停业状态:(一)停工一个月以内的,按照员工本人标准工资的百分之八十支付;(二)停工超过一个月的,按照不低于最低工资的百分之八十支付。

  “企业如果没有辞退员工,仍要给员工生活费,保险也要继续缴,如果公司不交,就是违法《劳动法》等法律的相关规定,员工可以去劳动部门申请劳动仲裁。”陈平凡建议。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我们遇到的挑战是,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从事实际操作的人…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展现了自己,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更成为一把标尺…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当你赚到很多钱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