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方纠纷一方面是个人债务
栏目:行业新闻 发布时间:2019-04-12 01:33

  日前,记者与叶礼波取得联系,他将叶剑波的发家史归为一个词―――“空手套白狼”。对与叶剑波结识20多年的恩恩怨怨,叶礼波称不只是生意纠纷,而且充满了人性的教训。8.42亿元资金失踪,在他看来只是一个账面数字,实际上海域集团内地产业早就被叶剑波掏空了。

  叶礼波与叶剑波,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很容易让人以为是亲兄弟,但两人实际上毫无血缘关系。叶剑波祖籍东莞生于佛山,叶礼波则是地道南海人。叶剑波曾被坊间传言为开国元帅亲属,叶剑波对此并不否认,但实际上,叶剑波本名叶建波,“叶剑波”是其到香港后改的名字。在叶礼波看来,这一误传很可能是叶剑波有意散布,借以提高声名和社会地位。

  20多年前,叶剑波与叶礼波就已结识。当时叶礼波在南海里水镇创建了“兴业铜铝型材厂”进入建材行业,此时的叶剑波已离开佛山市显像管厂,到佛山市侨办下属的华侨服务公司工作。两人经朋友介绍认识后,就有一些生意来往,按照叶礼波的回忆,1985年叶剑波就代表华侨服务公司向其借款50万元,其后陆续借款,但均未归还。

  叶剑波发迹于上世纪90年代初,其被佛山市侨办派驻香港侨立实业公司任经理,后取得了香港居留权。关于其发迹史虽有不同版本,但均指其第一桶金来自貂皮买卖。1991年,叶剑波与父亲叶立志在百慕大群岛注册成立海域集团,其后叶剑波长袖善舞,发力资本市场,在广东清远投建侨立发电,1992年又购并一家火力发电厂,还在天津、重庆、广东东莞投资自来水厂。这些初期投资项目在内地1994年宏观调控中先后被抛售,其后叶剑波开始筹划海域集团上市。

  而其上市与叶礼波存在直接关系。叶剑波当时看准了国内建材市场的潜力,1995年,海域集团下属兴业控股(香港)有限公司收购了叶礼波经营的兴业型材实业有限公司(简称兴业型材)75%股份,该公司前身即兴业铜铝型材厂。该公司后成为兴业铜铝型材有限公司(简称“兴业铜铝”),叶剑波成为董事长,叶礼波为副董事长。此后,海域集团在1997年9月23日在港上市,其主要资产就是兴业铜铝。

  1997年后的海域集团在实业与资本市场同时出击,2003年6月30日,其旗下海域化工在港分拆上市,声名盛于一时,甚至引来了比尔盖茨的投资。而此时的叶礼波,与叶剑波的20年交情也已宣告终结,于2000年被兴业铜铝解聘,其后双方发生一系列诉讼纠纷。

  早在被解聘前,叶礼波与叶剑波就持续交锋。“我当时那么信任他,没想到会被骗得一无所有。”叶礼波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于20年前结识叶剑波十分后悔,他称海域上市是叶剑波的“空手道”杰作,“是蒙骗欺诈、巧取豪夺的结果,而且能使受害者懵然不知。”

  双方纠纷一方面是个人债务,一方面是海域入主兴业型材的投资金。按叶礼波计算,叶剑波欠其款项包括:225万美元股权转让金(叶礼波在兴业铜铝公司25%股权后转让)、人民币250万元房屋抵押补偿费、人民币900万元借款、叶礼波在海域集团的薪金和股金,这还不包括拖欠利息。而更重要的是,海域上市前,叶礼波有近6000万原始股,但最后得到的是一拆三配售后的6000万新股,价值缩水60%.

  关于海域入主资金本,记者采访了多名当事人。海域当时收购的兴业型材实业有限公司,前身即叶礼波的兴业铜铝型材厂。1993年,广东省南海市东风藤木集团公司、南海市电力工业燃料公司、广东省南海毛巾厂投资入股,东风公司和燃料公司分别占30%的股权,毛巾厂与兴业铜铝型材厂分别占15%和25%的股权,海域收购的为除兴业铜铝外的75%股权。

  燃料公司当时代表杨先生、毛巾厂当时代表陈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叶剑波收购资金实际至今尚未付清。叶剑波的兴业控股投资为900万美元,原厂作价300万美元,叶剑波没有立即向三家出让方付款,而由叶礼波方担保分期支付,但后来恶意拖欠。三方经诉讼后陆续得款,但叶剑波至今未付清所有款项,仅东风公司就还欠着300多万元。

  叶礼波认为叶剑波此举是玩了一把大挪移。他说,当时叶剑波向香港东亚银行借款1200万美元来应付内地工商验资,其后又将款抽逃回港,进入个人腰包。为其担保的兴业型材开始为其埋单,兴业型材资产逐渐被吞噬进入新成立的兴业铜铝,出口货物和资金被用来清偿叶剑波在东亚银行债务。叶剑波没花一分钱,奠定了上市家底。

  “收购之后叶剑波就开始过河拆桥、卸磨杀驴,海域集团上市之日,叶剑波就开始逼我退股。”叶礼波称,其在新公司兴业铜铝中所占股份被叶剑波假冒自己签名转让到兴业控股,自己在2001年1月无意中发觉后,叶剑波开始答应支付转股费等,后就单方解聘,再不兑现承诺。

  因这一生意纠纷,2001年9月,叶礼波赴港找叶剑波商谈,协商无果后委托香港追债公司追讨,叶剑波以遭黑社会追数为由报警,叶礼波被拘后获保释,此事在当时香港报章被大肆报道,叶礼波则召开记者会声讨叶剑波。回到内地后,叶礼波因被举报挪用资金、职务侵占等遭遇审查。

  对于与叶剑波交恶经过,叶礼波称不仅是生意纠纷。叶剑波前岳父陈焕庭曾称叶剑波对大沥铝材市场发展有大功劳,叶礼波对此说法极度不满,“叶剑波根本不会做生意,他连铝材有哪些型号都不知道。”叶礼波认为大沥铝材在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起步,叶剑波只是后来收购时介入铝材市场。海域集团在佛山三家企业都是铝材厂,叶礼波对此解释说,弘业铝材和佛山海域铝业实际是一家公司,也就是原来的兴业铜铝型材厂,而三水海域铝业是海域后来收购三水一家工厂后成立的。“为了上市捞钱,叶剑波用尽了手段,不仅仅是骗我,银行也被他骗惨了。”叶礼波说,叶剑波最擅长的是在内地骗钱,然后到香港大肆宣传公司业绩从股市捞钱,“兴业铜铝因资金被抽调一直负债,累计欠款将近2亿元,叶剑波这几年却连续吹嘘夸大业绩,欺骗证交所和股民。”对于海域集团资金丑闻从兴业铜铝即后来的佛山海域铝业爆出,叶礼波认为毫不奇怪。

  记者从佛山法院获得了诸多与叶剑波、海域相关的诉讼材料。2000年,佛山市中级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原佛山中行信贷科副科长周伟仪有期徒刑15年,判决书显示,1993年3月至1996年12月间,周伟仪非法挪用了公款345万美元、人民币400万元给叶礼波、叶剑波等使用。而相关民事诉讼亦有多起。

  叶礼波则认为,周伟仪只是替罪羊,挪用公款的真正主谋是当时佛山中行两个更高层领导,两人后来都到香港投靠叶剑波麾下。此外,叶剑波在天津、江西亦进行诈骗,内地警方察觉后,叶剑波就将海域集团副主席邓献伦解职以逃脱责任,虽然邓献伦是其表亲。

  2007年9月,叶剑波被香港警方拘捕,后遭起诉并拒绝保释。对于与老友叶剑波持续多年的纠纷,叶礼波称要等叶剑波出狱后再起诉索赔,“没指望能要到钱,他已经把公司抽空了,我是想看看他能在狱中呆多少年。1993年,叶剑波将与前妻陈惠红所生的儿子叶域抢走,陈惠红后来不断找我,说叶剑波早晚要垮掉,她说对了。”

  2005年3月,沃尔沃中国业余高尔夫精英杯上,叶礼波一杆进洞,成为该赛事开赛7年后首个“一杆进洞”大奖得主,被奖励一辆沃尔沃S40轿车。叶礼波对此颇为自嘲,“叶剑波拿走了我的钱,回报就是让我成了高尔夫高手”。

  叶礼波(以下简称“叶”):我当时觉得他有才华,没想到会受骗。而且觉得两个人姓名相近,容易沟通。

  叶:他当时是华侨公司的副经理,我想他在佛山人缘广,可以帮到我,他公司也能帮我担保借贷。

  叶:1984年我开始进入冶炼行业,就是收购电线废铝等,翻新出铝片,生产压力锅。1986年我开了一家冶炼厂,叫兴业铜铝型材厂。叶剑波的华侨公司从1985年起就向我借钱,每次50万元,借了好多次。每次都没还,一直到2000年我们分家都没还。2000年时对账,他已经欠了我2000多万元。

  叶:我太相信他了。后来发现他哪里会做铝型材,他连生意都不会做,只是善于钻营和利用别人。他和前妻离婚娶傅明宪,也只是为自己开路,傅明宪家庭有些关系。

  叶:是因为上市,叶剑波给我描绘了诱人的上市前景,并承诺给我家人办单程到港定居,送我孩子出国读书,又给6000万原始股等。

  叶:收购之后他逐渐安插自己人控制公司,我信任他,又不懂资本运作,就照他安排去搞公关。天天就是陪人吃饭玩乐,从周伟仪那里弄的钱是我经手的,因为这事在1998年还被抓起来关了11天,还了600多万元。我也因此成了高尔夫高手,大概1998年开始玩高尔夫,其实也是搞公关。

  叶:内地工厂资金早就被叶剑波掏空了,每年他都虚报利润,这些钱里面有被转移走的,也有的只是一个账面数字。

  叶:他骗来骗去,连许浩明也骗,许浩明曾任香港联交所行政副总裁啊。他是在湖南被内地警方抓了送到香港的,不是一些媒体报道说是他自愿返港,哪有的事。

  ◎叶剑波,祖籍东莞长于佛山,海域集团董事局主席、海域化工集团董事长。香港明星傅明宪丈夫。2006年7月,佛山海域爆出8.42亿元资金失踪事件。2007年9月,叶被香港警方拘捕并起诉。

  ◎叶礼波,南海人,1985年创建兴业铜铝型材厂,结识叶剑波。1993年,工厂改为兴业型材实业有限公司,后被海域集团收购。其任新公司副董事长及海域集团董事。2000年被解聘。

  1995年,海域集团兴业控股收购75%股权入主,公司改名为兴业铜铝型材有限公司,再改为海域铝业(佛山)有限公司;

  2002年,弘力铝业(佛山)有限公司成立,法定代表人为海域集团执行董事李利祥。该厂与海域铝业(佛山)有限公司实际是一个工厂两个牌子。